京会官方app下载-welcome

大干热潮下的片刻观书

2020年07月03日    来源:     点击量:

  工程进入大干施工以来,少有闲暇用来读书。一来手上的工作繁多,各方各面怕出现纰漏,事关施工无小事,所以总反复思索;二来则是被大干施工的热潮所感染,身边的同事们忙的顾不得吃饭,自己也少有心情偷闲观书。

  偶然想到某位书友说的一句话:读书,不一定非要读出个深邃意境,读出个静心凝神,也算是大有裨益。这话一但想起,便萦绕在脑中挥散不去,所幸在午间休息时,拿出那本买了只匆匆读过便搁置的《炸裂志》。

  《炸裂志》与其说是诗文,倒更像是散文多些,矿工诗人陈年喜的散文诗写的清淡,直白的文字描绘出他见到过的景色与感触,例如“白茫茫的芦花,比丹江,还要盛大,这是另一条河流,江河万里,甘苦自知,都有,清清浊浊的沉浮”诸如此类,不经细想的一遍翻过,不去读其中滋味,倒也落得心间沉静;但又有不得不去深思细想的句子,例如“我不大敢看自己的生活,它坚硬、玄黑,有风镐的锐角,石头碰一碰,就会流血。我在五千米深处打发中年,我把岩层一次次炸裂,借此,把一生重新组合”,这类诗句第一眼看去有些压抑,稍作沉思再去领会一层深意,想象着忍受病痛侵扰的他在五千米的地下引爆岩层,倒也多了些寂寥。看这类诗文总容易将自己带入进去,所幸中铁的体检与医保覆盖全面,让我少了些感同身受的沉闷心情。

  直到正午的烈阳淌过窗沿、攀上书面、又附上衣裳,照的眼睛难以看清时,才惊觉已然读罢了半本,即将要到工作时间了。合上书面的那刻,本有些焦躁的心情也一扫而空,搓了搓脸,起身活动一番,再坐在办公桌前,发觉头脑清明、思维敏捷了些许。或许这就是读书的馈赠,若无闲暇,粗浅翻过几页,也可精心凝神,充实精神。(河南铁路工程项目部  朱家宝)

Baidu
sogou